研学旅行的几点思考

2015-05-21 15:49:00   作者:admin   点击:

研学旅行的几点思考

两千年前,孔子周游列国,传播儒学,这种“行走式教学”堪称世界研学旅行的典范。而今,研学旅行频繁出现在国家的政策当中,作为推动素质教育实施的重要手段,研学旅行已然成为新时代中国教育改革的一大热点,不仅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同时也造就了旅游市场新蓝海。
2016年11月30日,教育部等11部门印发了《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要求各地将研学旅行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推动研学旅行健康快速发展。研学旅行,简单说来,就是路上的课堂,通过集体旅行、集中食宿方式开展的研究性学习和旅行体验相结合的校外教育活动。
研学旅行在现代文化中的形象,已经被约定俗成为——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到另一个全新环境里学习和游玩,既非单纯的旅游,也不是纯粹的学习,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寓教于乐。它的内容贯穿了语言学习和参观游览,介于游与学之间,同时又融合了学与游的内容。现代教育意义上的游学,是20世纪随着世界和平潮流和全球化发展进程而产生,并逐渐成熟的一种国际性跨文化体验式教育模式。大中院校、社会机构和博物馆等历史文化单位通力合作,面向国内外青少年,开设游学课程,积极鼓励并正确引导青年学生,到人类不同文明的文化环境中去探访、并沉浸其中,通过亲自体验而学习和理解非本地的文化历史传统。现在火透荧屏的综艺真人秀《爸爸去哪儿》,大概能算作光环缭绕的游学明星幼儿版吧。
其实早在中国古代就有“游学”的历史了,就是学子远游异地,求师问道,寻求真知之旅。最早出现“游学”二字的《史记·春申君列传》称:“游学博闻,盖谓其因游学所以能博闻也。”《北史·樊深传》中也有“游学于汾晋间,习天文及算历之术”的记载。
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实际上能将“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结合起来的也只有游学。远在春秋时期,以孔子为先,一大批士子穿梭于各国,游说诸侯,期望传播自己的学术理念,发挥才干,实现理想抱负,推动历史的进程,社会的进步。
古今中外大量杰出人物的传记,也清晰地记录了许多杰出人物在青少年时代拥有过的游学经历。唐代大诗人李白年少时即走出蜀地,26岁“仗剑出国,辞亲远游”,用3年时间“南穹苍梧,东涉溟海”,16年漫游大江南北。这些丰富多彩的游历生活和广泛的社交活动造就了他自由傲岸的性格和雄奇豪放、瑰丽绚烂的诗风。
不论是孔子周游列国、玄奘西天取经、容闳留学耶鲁,还是耶稣各地传教、诺贝尔游历俄美、达尔文环球考察,都从游学当中获得了巨大的人生收益。正是游学四方的人生经历,磨炼了许多杰出人士的意志,开阔了他们的眼界,锻炼了他们适应环境的能力。从某种意义上说,游学也助成了他们的辉煌人生。正如近代最早开眼看世界的大家之一严复所说:“大抵少年能以旅游观览山水名胜为乐,乃极佳事。因此中不但怡神遣日,且能增进许多阅历学问,激发多少志气,更无论太史公文得江山之助者矣。”
与东方人多在成年之后游学不同的是,由于古代西方特殊的自然地理和人文环境,他们大都在少年时即开始游学。亚里士多德11岁时即外出求学,一边周游各地,一边学习,掌握了很多书本外的知识。一代乐圣莫扎特6岁时就随父亲和姐姐周游欧洲,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旅行演出。还有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幼年丧母,从未进过学校,但很小却走遍了全瑞士,并到过法国很多地方,并结识了狄德罗、伏尔泰、孔狄亚克等启蒙思想家。近代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3岁时就随父亲到欧洲旅行,5岁到白宫晋见克利夫兰总统。华尔街金融霸主J.P.摩根从少年时代就开始游历欧美,广泛的阅历练就了他锐利而坚定的商业眼光。正是广泛的游学,让他们拥有了精湛的学识和远大的胸怀。
 
近几年,国家有关部门一直在倡导研学旅行。“研学旅行”比传统的“游学”内涵与外延更为宽泛。包括修学旅游、科考、培训、拓展训练、摄影、采风、夏令营、冬令营等活动。目前,对于研学旅行,从项目体系到规划落地,再到组织实施,都尚不规范,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着力提升:
 
一、研学主体,应从校内延伸到社会
 
传统的修学旅游群体主要是学生,现在的研学旅行市场已出现变化:一方面,随着现代社会知识更新的加快,社会各层次的人尤其是中高层人士,有了更加紧迫和强烈的学习欲望;另一方面,当研学和旅游合二为一,在学习知识基础上的修身养性成为休闲旅游时代更为普遍需求,特别是“修养”之旅,成为研学旅行的一种贵族化体验。因而,研学旅行从校内走向校外,从学生延伸到社会公众成为发展趋势。
 
二、研学产品,应把死的转化为活的
 
现在的景区研学旅行产品较少,且以呆板、说教的会展型产品为主,充其量增加一些科技手段,但缺乏互动性。未来的研学旅行产品必须在定位上细化,针对不同人群做出差异性的设计,并在深度上适应大众群体的文化层次,结合现代旅游的体验性属性,使研学知识形象化、生动化和时尚化,让书本里的东西活起来,地下的东西走出来。
 
三、研学项目,应将活动转变为产业
 
研学项目体系庞杂,但又过于分散,目前还没有哪一个景区或区域单纯以研学旅行为主。作为景区旅游产品的一个子系,不同类型的项目大多分布在不同区域,即使同一体系下不同功能的研学馆、博物馆、文化活动也可能分布在不同区域,且开放时间上不能协调统一;与研学活动相配套的购物、住宿等功能设施就更不成体系了;至于相关产业的完善,已成为侈谈。
 
四、研学内容,应把知识研习拓展为素质培育
 
就研学内容来看,已出现环保、科技、人文、自然、历史、文学、艺术、体育等众多研学主题。这些内容,在形式上应注重落地性,即与研学旅行基地、红色旅游景区、知名院校、科研机构、工矿企业、大型农场等紧密结合,以智慧旅游的思维去引导游客,抓住游客兴趣点,提高游客参与性,使旅游体验直观化;在行为导向上,需要在研学旅程中加入人文关怀,寓学于游,把研学旅行纳入社会综合素质教育范畴。
 
五、研学方式,把“游学合一”提升为“行知合一” 
研学旅行易走极端,“游”与“学”往往顾此失彼,游学失衡,其结果是游也不爽、学也不成。古人说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已经很好地诠释了研学旅行的方法途径,所谓研学旅行就是抽出时间,换个空间,以旅行的方式学习、体验古今中外的自然人文知识,并通过这个过程感悟生活,提升自我,修养操行。据此理解,“游学合一”只是初级阶段,“知行合一”才是现代研学旅行的终极目的。
 
现代教育意义上的研学旅行这棵幼苗,随着世界发展进程而产生,依托科学系统化教学的灌溉,结合中华传统文化的土壤,逐渐长成的一棵跨文化体验式教育模式的大树。远方的画卷已经展开,号角已经吹响,让我们一起出发。游学的世界,是外面的世界,是未来的世界,是我们心中的世界。
 
青山秀水间,大诗人李白的游学,开创出瑰丽绚烂的诗风,成就了一代自由豪放的“诗仙”,创作了无数的千古诗篇;大漠黄沙,荒山野岭,法师玄奘的西行,终成了他不畏生死,追求真知的理想,带回了大量的文化财富;惊涛骇浪中,达尔文乘风破浪,环球航行,对动植物和地质结构的研究,提出了生物进化论学说,改变了整个世界对物种起源的认知。
 
中国自古以来,就非常重视游学对人格培养和知识形成的重要作用,“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更成为了中国传承至今,家喻户晓的教育古训。在鬼斧神工的自然景观与悠久的历史人文景观之中,游学是一种对事物的感触,一种经历的感受,一种人生的感悟。唐代诗人陈子昂《登幽州台歌》中:“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种抒发情怀的诗,绝不是一个宅男所能写出来的。     
 
据《史记·孔子世家》,孔子周游各诸侯国长达14年之久,一生遍及卫、陈、鲁、宋、郑、蔡、楚诸国,现在好多地方都有孔子遗迹,就是这个原因。不只孔子,先秦时期的“子”级人物无一不是“游”出来的,墨子、庄子、孙子、孟子、荀子、韩非子等,全都是著名“游士”。
 
汉魏时,读书人游学之风更为盛行。这一时期,最典型的人物是二十四史之首《史记》的作者司马迁。司马迁20岁即开始远游各地名山大川,从当时的京城长安出发,出武关(今陕西商县东),经南阳,在南郡(湖北江陵)渡江,抵达长沙,来到屈原自尽的汨罗江江边,凭吊诗人……历时数年,司马迁把大半个中国都“游”了。
 
唐、宋、明的游学,继承了前朝的“游士”遗风,功用变成了主要是闻达知识、以文会友和谋取仕途,同时也带带来了学院文化的兴起,各学派士子聚在一起谈经论道,推动了学术的传承与发扬。唐朝之所以是个盛产诗人的朝代,与唐朝开放性的思想和人们可以经常四处游走有关。除了李白,还有杜甫、白居易、骆宾王、杜牧等。书院文化里,著名的书院有河南商丘的应天书院、湖南长沙的岳麓书院、江西庐山的白鹿洞书院、河南登封太室山的嵩阳书院、湖南衡阳石鼓山的石鼓书院。这些书院德学子经常往来,交流彼此书院的文化,促进学术德融合和发展。这些书院文化又来又延伸了很多别的文化,如文学作品《梁山伯与祝英台》等。
 
近代游学受到西方的影响,由官方主导,将访游、漫游性质的游学转变为“留学”。游学活动从国内走向国外,开阔了国人的视野,教育开始向现代化转变。鸦片战争之后,清政府派出了大量的留学生去学习西方的科技和军事知识。这批人中踊跃一大批的人才,如甲午海战的邓世昌,指挥军舰撞向日舰,为国尽忠。后来也有私人留学的学子,对封建王朝的封建本质彻底看透,转而走向革命的道路,推翻了满清王朝,带领中国人民走向历史的新纪元,推进了历史的进程。
 
 
 
 

分享到:

关于我们 电话:0796-6553936

对外合作 传真:0796-6553910

版权所有 井冈山青年革命传统教育研究院   备案号 赣ICP备16004343号-2

微信公众平台